[BL DRAMA] 东京ディープナイト(TOKYO DEEPNIGHT) 全13轨

 [BL DRAMA] 东京ディープナイト(TOKYO DEEPNIGHT) 全13轨

 

 cast:


 

 朝比奈优也:小西克幸
 太刀花葵:千叶进步
 藤堂弘也:置鲇龙太郎
 三原真琴:结城比吕

啊啊啊~~~~LOL~~千叶~~千叶,受的声音.鼻血.....水草状

大家应该记得吧,千叶进步CV的sukisyo(喜欢就是喜欢)BL GAME里面的本城祭~~果子就是因为他迷上的千叶SA的声音呢~呜呜....第一次听到小千做受的声音...心潮彭湃啊~~(现在心跳还没有减缓呢..)而且还是一部高H的作品,心里更加的不知道是郁闷还是兴奋了~呵呵~~我可爱纯洁的小千啊....叹,居然还是和小西玩对手戏..绝对的被吃掉啊~小西克幸CV的鬼眼狂刀中的哪位已经记不得了,不过一概的大受好评,这也坚定了小西SA在声优界的地位说~一直一来,小西SA的作品也都很有质感的呢~呵呵~想到这样感性的两个人做对手戏,大家一定都在想,绝对经典了吧!

对!这一部作品真的是经典的作品哦~我想耽美狼们,就算是新手,最开始就应该知道这部TOKYO系列了吧.第一部是TOKYO MIDNIGHT..主要人物是藤堂弘也:置鲇龙太郎,三原真琴:结城比吕~

说的呢,是可怜的小琴被拐骗,沦为"情妇"的惨烈故事啊~(所谓惨烈也是,过程惨烈吧..呵呵)

又一部小千和结城同台的戏呢~嗯嗯~~总是能够看到他们两人共同演出的作品~嘿嘿~还有一个是小助~他们三个怎么看都是黄金铁三角啊...(不是张国立,王刚和铁龄兄..==b)

不多说了,翻译最重要啊~

 

 

1


(电影中播放中)
葵:你怎么了?
裕也:没什么,只是想抽根烟。
葵:那就在走廊里抽啊,电影马上就要到最高潮了。
裕也:知道了。你还记得吗?我和你第一次碰面的地方和这里一样,在电影院的卫生间。
葵:是的。
裕也:那时你舔(吮吸)了我的东西。(しゃぶる包括舔和吮吸两种含义)
葵:是的,舔(吮吸)了。
裕也:喂,舔(吮吸)!
葵:恩。
裕也:味道好吗?
葵:恩。
裕也:不行。还不行,慢慢的,对,就这样,继续。
葵:恩。(我听着他那不似平时的声音,噗通一下,心情激动起来。虽然我喜欢数周前他那不可靠(软弱)的感觉,但是却更喜欢现在很会打架,强制,有点恐怖的他。我一直在寻找着这样的男人,不尽尽是表面上的英俊,而是真正的男人。在度过的这些夜晚间,他脱胎换骨成强壮又温柔的真正的男人了。为了和我一起生存下去。

2.
裕也:现在回想起来,距那天只不过过了一个月而已。是啊,那天,我认为一成不变的平凡日子却惊人的崩溃了,然后,我的命运也开始运转了。
坏人:你逃什么啊,上班族大哥?难道,你在发抖?
裕也:不,没。
坏人:我们很恐怖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裕也:不到卫生间来就好了。不,根本就不应该翘班来电影院的,被女友甩了而出来散散心,却碰到这种事。
坏人:明明是成年人却这么邋遢。
裕也:啊。
坏人1:长得蛮漂亮的么。
坏人2:现在的表情真是太棒了。
坏人3:仔细看真是英俊得不得了。
坏人4:我好想听美妙的哭声,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哭哪?喂,烟借下。
裕也:哈,不要!放开!
坏人:来喽。
葵:你门在干吗?
坏人:啊?你有什么意见。。。?你。。。你是。。。难道是。。。
裕也:美丽的高中生,是模特儿?但是,有双冷酷的眼睛。
坏人:喂,快逃。。逃。。。
葵:喂!等一下!我说等一下!
城戸:葵大人说等一下,你们没听到吗?
坏人 :我们没有要逃。
裕也:黑色的西装,配上墨镜,这个人,莫非。。。
葵:城戸,在这一带做异常的举动会碰到什么,你告诉他们。
城戸:是,明白了。喂,你们过来。
手下:是。
坏人:请饶了我们。城戸先生,葵先生。不要,住手。
裕也:那个。。。(坏人:请饶了我们。)
葵:你的名字?
裕也:哎?啊,裕也,朝日奈 裕也。
葵:朝日奈 裕也?好名字。嗨,哪,我救你的话,你给我什么?
裕也:啊?
葵:我把你从危险中救出了吧,谢礼啊谢礼。
裕也:啊,谢礼啊,现在我只有这些,不够的部分等我拿工资后一定送来。
葵:哈?
裕也:这点不够吗?
葵: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一万元(日币),城戸,救一条命一万元(日币)。
城戸:现在这种很少见了。
葵:我,喜欢裕也。
裕也:哎?(抱住kiss)你做什么?
葵:所以我不是说过吗?救你后的谢礼。
裕也:呜。。。住手。。。
葵:裕也,单纯的你想不到这么色,这里又硬又大。
裕也:没的事,被同性吻了,所以才这样的。
葵:那么,这个很碍事,解开吧。
裕也:不要。
葵:真拿你没办法。城戸,把裕也的裤子脱了。
城戸:是。你乖点。
裕也:不要,住手!哈?口袋尖尖的,难道是。。。手枪?是真的黑道分子?
葵:你总算乖了吧。可以了,城戸。你到外面去看着,别让任何人进来。
城戸:是。
葵:哈啊,好大啊,裕也的,我第一次碰到这么壮观的。
裕也:哈啊。。。住。。。啊。。。哈啊。。。
葵:好好的用身体来谢我。
裕也:但是。。。啊。。。哈。。。
葵:恩。。。哈。。。好棒哦,裕也这里的味道。这里抖动着,很有精神。
裕也:恩。。。不行了。。。。。那样做的话。。。不行了。。。快。。。快要。。。。
城戸:葵大人,电影结束了。客人们往这里来了。
葵:算了,我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再见,裕也,改天见。
裕也:哎?那,那个,请等一下。。。。。

3
裕也:从那以后已经过了三个礼拜了吧。现在回想起来啊,真是令人受冲击的事啊。突然被个男人吻了,还做了那种事。
课长:朝日奈君!朝日奈君!!
裕也:啊?是,课长。
课长: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真是的。你马上去会议室,常务叫你。
裕也:哎?我吗?为什么?
课长:谁知道啊。详细情况你直接问常务。快,快点去。
裕也:啊,是。
(敲门)
裕也:打扰了。我是营业部二科的朝日奈 裕也。
常务:请坐,朝日奈君。
裕也:是。
常务:我们公司现在和某不动产公司正计划在市内黄金地段建造高级公寓。这个计划如果成功的话,就能使我们KTT建设一下子和其他大公司并驾齐驱,是个很重要的计划。
裕也:啊?哈啊。对只做营业工作的我说这些话干吗?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常务:朝日奈君,为了使这项计划成功,无论如何都需要你的力量。
裕也:是。哎?怎么回事?
常务:这次计划的负责人是你。
裕也:哎?哎哎??
大手建設会社が鼻抜けうちに依頼が来るなんて、まさに奇跡、朝比奈君、頼んだよ。
常务:不动产公司提出了要你做负责人的条件。这可是令人垂涎散尺的庞大计划。在各大企业强破头时来委托我们公司,这真是奇迹啊!朝日奈君,拜托你了!
裕也:为什么要指名我做哪?比我更优秀的人才有的是。话说回来,从几时开始我变得这么消极的,总是因同一个理由而被交往的女友甩了。
女友:裕也脸漂亮也很英俊,就是性格有点消极阴郁。所以,感觉有点欠缺,对不起。
裕也:是的,我知道的。一切起因是在高中二年级的那个夏天。在黄金杯全国大会上使比赛对手受了重伤,对伤害别人这件事我受到了打击。从那时起,我放弃了有前途希望的空手道,也变的对任何事都消极了。不久以后,双亲因交通事故而去世这件事使我变得更加的消极。到现在为止,我都被过去所囚,找不回从前的自己。

4.
裕也:突然就在高级餐厅会面,真不愧是庞大的计划。不动产公司方面的负责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哪?
葵:哟,久等了。
裕也:没,我刚刚来而已。啊啊??在电影院里吻我的高中生!
葵:哼哼,好想和裕也见面,从那时开始我找了你好久了。正确的说是我忘不了裕也的巨大和味道,哈,这才是我的心声吧。喂,坐过来,难得的高级料理要冷掉了。
裕也:不要。
葵:哎哎,这样行吗?用这么失礼的态度,这次计划的成功与否可全看裕也的态度哦。
裕也:那,那是什么意思?
葵:裕也为什么会在这里?
裕也:你说为什么,我在等不动产公司方面的负责人,啊?难道。。。
葵:对,负责人,是我。你终于发觉了?
裕也:为什么。。。
葵:不动产公司也有我组参与,这次的计划就是由我推动的。把计划委托给裕也的公司的条件是你无条件的成为我的所有物。和裕也的公司说定了那个条件,为了公司的利益,裕也被卖了。
裕也:不会吧,那件事
葵:我一定要裕也成为我的所有物。所以乖乖的成为我的所有物吧。你明白自己的立场把,恩?
裕也:如果我不忍耐的话。。。这是公司的命令。而且反抗的话,一定会遭到那个黑社会样的男人(城戸)的残忍对待。
葵:你乖乖的话,我不会对你动粗的。
裕也:哈?那个,请等一下。
葵:哈啊,我还是喜欢裕也的,裕也也想我这么做而一直抖动着哪。
裕也:不是的。我是拼命在在克制自己不要反抗。但是,又感到自己希望被这样对待。光现在,只有接吻而已,我那里就。。。
葵:这个还是如此的美妙啊。我好几次梦到裕也的这个,一定要再一次舔(吮吸)它。
裕也:啊,哈啊,恩。不行。啊,不。。。,那样吸的话。。。
葵:裕也,你可以叫我葵哦。
裕也:哈,葵,恩。。。不行了,葵。
葵:不行哦,裕也。这美味如红酒(PS:指那个)的却在紧要关头被人打断了,今天我绝对要喝下裕也放出的东西。
裕也:恩,哈啊,哈,啊,不行,葵。哈啊,哈啊,不行了。快。。啊啊啊啊。。。。
葵:恩。哈啊,好吃。哈,我一直想这么做的。知道吗?我从那时起就对裕也着迷了。
裕也:葵,我也总是回想起在电影院的事。我也一定是想和葵见面的。再见一次面。葵,我也,那个。。。
葵:裕也,你抱过男的吗?                                                                                             
裕也:哎?没有。
葵:那我教你,只要进入过一次,就能证明比女性好。里面有房间,去那里吧。
裕也:恩。
。。。。。。。
葵:恩哼,这里,看到了吧。里面要弄湿明白吧。裕也的要从这里进入。就同和女性一样做就行了。
裕也:匀称的身材,雪白的肌肤,如同スイロ的花蕾般轻轻颤抖,比女性更另我兴奋。
葵:想进来?
裕也:恩。
葵:哈,啊,恩,裕也!不行,哈,那个不是放到嘴里的,哈啊啊,裕也,哈啊,恩,那,那里,啊,感觉到了,啊,哈啊,啊啊啊
裕也:我这么做葵有感觉了,哈,好可爱。
葵:不要说我可爱。
裕也:但是,真的很可爱啊,可爱得不得了。
葵:在我面前说我可爱的只有裕也。
裕也:脸变得同红在害羞的葵,即使处在黑社会了,仍然是高中生。说到这类事,面具就被剥下了。
葵:快点抱我啊。
裕也:恩。
葵:恩,哈啊!
裕也:这样进去真的行吗?
葵:可以,一下子进去,快点。
裕也:真的可以吗?我的,很大的。
葵:那种事我知道。啊,算了,我自己来。
裕也:啊,等。
葵:哈啊啊,还是裕也的厉害。
裕也:哈啊,葵,好窄,但好舒服。
葵:哈啊啊,好棒,很硬,又大,受不了了,哈啊啊啊。。。。
裕也:葵!!那样夹的话,不行了,啊,啊,啊啊。。。。。
葵:啊,啊,啊,啊,裕也,太棒了,裕也。。。
裕也: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啊,葵,啊,不行了,再,慢慢的,啊。。。。。
葵:不行,不行了,裕也,啊啊啊,因为已经这么湿了,里面外面都一塌糊涂了。
裕也:已经坚持不住了,啊,啊,啊,啊,想看,想看更加淫乱的葵,变换体位咯,正位的方法比方便,啊,啊,啊。。。
葵:啊,啊,啊,啊啊啊啊。。。。身体 。。。啊啊啊啊。。。。。
裕也:哈啊,哈,哈啊。。。。。。
葵:裕也,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裕也:要去了。哈啊,葵,就这样,要去了。去了,去了,去了。
葵:啊啊啊啊啊,裕也――――
裕也:放出一切后,我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睡梦中。
葵:我有事情先走了。裕也好好休息后再回去吧。我会和公司联系的,放心吧。
裕也:那样说着的葵在天亮前离开了房间。我再一次睡着了。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快要到中午了。啊,有点太悠闲了,还是回公司报告一下比较好,不快点的话。。。
悪人:哟,你总算醒了。
裕也:啊?
悪人:立花の少主。
裕也:葵,啊?立花?那个,你是不是搞错了,啊?恩恩。。。
悪人:这样就可以和立花组做交易了,哈哈哈哈哈哈。。。。

5.
裕也:恩?
悪人头目:你好象恢复意识了嘛。
裕也:这,这里是哪里。啊!痛!
坏人头目:你在天花板上。挣扎的话,绑着的手可是会被撕碎的。
裕也:呜。
悪人頭目:喂,已经和立花組联系过了吧。
手下:是的,我对接电话的人说组长的儿子被绑架了,那里很惊慌。
悪人頭目:啊哈哈哈哈,应该那样。
裕也:他们把我和葵搞错了,才绑架了我吗?我知道葵和黑社会有关系,没想到是组长的儿子。
手下:差不多立花組要和我们联系了,我们提出的条件不得不全不接受吧。
悪人头目:重要的继承人被当作人质,他们也不得不答应了。
手下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裕也:这就是黑社会帮派间的抗争。被吊在昏暗的地方,虽然不会被发觉,但是、一旦知道我不是葵的话。。。会被杀。
手下:说起来,这家伙还真如传闻一样是个美人哪,和他那个长的狸样的组长一点也不象。
悪人头目:喂,立花葵,听说你和男人做过,而且还很喜欢做?
裕也:啊。
悪人:第一个对象是那个年轻的头目城戸吧,是真的吗?我也想试一下哪。葵大人的哪里是怎样的令人舒服。
手下们:好啊。干,干。。。。。。
裕也:不,不要。住手。
悪人头目:好啊,反抗得更激烈点,强硬的把不情愿的葵剥光真令人愉快。
裕也:啊。
悪人头目:什么啊,怎么缩成一团啊,喂,谁来含一下啊。
裕也:不,不要紧,葵一定会来救我的,一定。
悪人:要进来咯,一下子闯进去。
裕也:住手啊ーーー
(轰轰轰)
立花组:不许动,否则杀!
裕也:葵?
葵:裕也!喂,城戸,直樹,快点把他放下来。
城戸&直树:是。
葵:对不起,因为我害你遇到这种事,
裕也:我相信葵一定会来救我的,所以我没那么不安,是真的。
葵:但是,裕也是因为和我搞错了才这样的。
裕也:不要哭啦,葵,虽然差点被侵犯了,真是千钧一发啊。
葵:你说什么!侵犯我最重要的裕也,我绝对不会原谅的。城戸,把主犯给我狠狠的砍了,其他的家伙全给我把手指给折断了!
城戸:是。
裕也:真的要砍吗?没必要做到那种地步吧,我又没什么事。
葵:这是我的决定,即使是裕也也不容许插嘴。明白吗?这是警告,我当然不原谅绑架監禁裕也的行为。但是,他们这次原本是要绑架我,绑架立花組的继承人我。这意味着什么,你明白吗?裕也。
裕也:葵。
葵:这可是新倉組向立花組的挑衅。他们是真的打算杀人的。难道我不该迎击吗?!
裕也:葵真的是帮派組長的儿子,而那样抱着葵的我不就是黑帮分子的情夫了?我该怎么办?

6.
裕也:好吧,逃吧,想了一个晚上,还是只有那么做。在某个遥远的地方找份工作,从头再来,这次找个女朋友,认真的交往,结婚,生小孩,然后。。。
城戸:恩,你这么早拿着包要到哪里去啊?
裕也:啊,你是,城戸先生,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城戸:哼哼,葵大人已经看透你的想法了。
裕也:葵他。。。
城戸:葵大人说因为昨晚的事,受了刺激的你一定会逃吧。果然如此。
裕也:葵看透了我的想法。
城戸:和我一起走吧,葵大人在等着哪。
裕也:葵,会生气吧。
城戸:你最好做好思想准备,从葵大人身边逃跑会怎么样。。。。。。
裕也:不要,求你了,请放过我。啊。。。。恩恩。。。。。。
城戸:不知放弃的人。

7.
裕也:恩。。。哈啊!
葵:恢复意思啦,心情怎么样,裕也?赤裸着身体,象碟刑(PS:类似古代的五马分尸)一样双手双脚被绑起来的心情。
裕也:啊,葵,啊,为什么这样做?
葵:你真的考虑从我这里逃走吧,也相信我会让你逃走。
裕也:我没想逃。
葵:我没有说过吗?裕也的那里是最棒的,我第一次碰到这么棒的东西。我说过的吧。
裕也:啊,哈,哈啊。
葵:特别是这处最棒,这里的针在我的体内撞击着,全身都融化般好舒服。
裕也:葵,停止。
葵:哼哼哼,看,说着说着就湿了。
葵:明明那么喜欢被我这样,竟然想要逃,真的是不乖的情夫。
优也:
葵:我会做……让你感觉这么好的事……为什么还要逃?……因为我是黑社会吗,那么讨厌做黑社会的情夫吗?
优也-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只是无论如何想从葵身边逃走。
葵:优也,我要让你深刻认识到你绝对逃不开我。
优也:葵,你做什么?送开,葵,啊,好疼!
葵:像这样,把东西的根源绑住,就一直能品尝优也。直到我允许,优也就一直保持这个样子。
优也:好疼,葵,求你了,送开,快断了……
葵:……优也……太好了,优也的这个,再也忍不住了。
优也:葵,不要,停下……不要……
葵:……好……好,优也……来吧。
优也-全身麻痹似的痛苦,还有仅一点点的快感。葵释放的瞬间,我的兴奋处勒得愈加紧了。无法迎来高潮,因为系着得线阻止着它的到来。
优也:饶了我,求你了。
葵:还是再品尝一会儿好,你也再明白一下自己的立场。
优也:明白了,我已经充分明白了。
葵:不,还不行,优也,无论你的精神也好肉体也好,我要占有你的一切,为了让你无法再次从我身边逃走。
……
葵:太棒,太棒了,优也……又要来了……

优也-失去意识立刻又被弄醒,被侵袭。就这样持续了无数次,终于被允许进入睡眠。醒来时发现自己不知为什么在一间日式房间。所有的捆绑已经解开,身体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无法动弹。根部醒目地残留着线的红印。太过分了,真是的。
鬼头:醒了吗?再在这里待一会儿,还有要干的事。
优也:要干的事?到底是什么?看不到葵的影子,可他已经把我折磨得这么惨了,还不够吗?
鬼头:喂,进来。
文身师:是,是,我回来了。
鬼头:拜托你了,葵少爷夸你是一流得文身师,不要辜负他得期待。
文身师:是,是,这是当然得了,预定得是樱吹雪吧。
鬼头:没错。用你得技艺让绚丽得樱花盛开在他身上。
文身师:呵呵,这是刻文身的上好皮肤,请转告葵少爷我一定让他观赏到美丽的樱吹雪文身。
优也:文,文身?樱吹雪?不要,我绝对不要文身!
(又被药倒,已经师第三次了,汗)
优也-拼命抵抗也无济于事,被迫吸入药物的我立刻昏了过去。然后,他们又用药让我醒过来,我再度徘徊于黑暗之中。接着又不知过了多久后,美丽的樱吹雪在我背上蔓延开来。
手下1:(电话)是,我明白了,恭候光临。(对手下2说)再过两个钟头左右葵少爷就来了。
手下2:还剩下点时间,稍微休息一下吧。
手下1:是啊,药好象也生效了,留他一个人也没关系吧。
优也-其实我是拼命忍着因药力失效而感到的痛苦,装作睡着的样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都要逃离葵。
优也:得赶快从这里逃走。啊……背后烫得快烧起来了。机会只有现在,要逃的话只有趁现在。

(逃跑中)
优也:我怎么会输给……这点疼痛?要逃……我要逃……
优也-我横冲直撞地跑在黄昏的街上,就算背上和肩上流着血,就算另人窒息的剧痛袭上心头,我也只是横冲直撞地跑,但是——
优也:逃,我究竟要逃到哪里去?不是已经无处可去了吗?太阳下山了,看不清前方,或者说我是渐渐目眩了?河,河?嗓子快冒烟了,水,我要喝水,水。已经……不行了。(昏倒)

葵:你说什么!?让优也逃了?
手下:实在对不起。
鬼头:这群没用的家伙!
葵:拖着刚刚刻完文身的身体,到底会去哪儿?
鬼头:您认为一个背后刚刚刻好文身的男人可能爬阳台逃走吗?就算一动也不动,也应该疼得几乎昏倒。
葵:那你的意思是?
鬼头:莫非是上次新仓组的人动的手脚?
葵:你说新仓组?是那帮混蛋把优也掳走了?这次的矛头不是我,直接从优也下手吗?
鬼头:他们从阳台潜入,把无法动弹的优也绑架走了,这样比较合理。
葵:为了报复我把优也掳走了吗?鬼头,收集新谷组的消息,这次要把你们一网打尽!
鬼头:是。
葵:优也,等着我,马上就去救你。

弘也:真琴,要赶不上预约的时间了。
真琴:我知道,但是我看到这附近好象有什么东西。
樱庭:在这条漆黑的河里吗?而且是从车里看到的。
弘也:不会是看到一条大鱼跃出水面吧。
真琴:找到了,是人!那里,你看,漂着一个人。
樱庭:看他的样子弄不好已经死了。
真琴:东堂,求你了,救救那个人吧,他可能还活着。
弘也:(叹气)
樱庭:怎么办,四当家?(四代目,弘也是东堂组第四任头目)
弘也:事到如今也只能听真琴的了。
樱庭:那么我打电话到餐厅取消预约。
弘也:哦。
真琴:谢谢,东堂。下次我们再一起好好共进晚餐。




TRACK 8
(医院)
真琴:醒了?
优也:天使?
优也-旁边有一位钴蓝色眼珠,温柔微笑着的天使。
真琴:不,不是的,我只是在河里找到你而已。
优也:这里是?
真琴:医院,你得救了。
优也:啊,对,我掉进河里,然后……没有死,我还没有死。
真琴:……

优也-接受治疗后,身体比想象中恢复得还快。第二天,我把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一直在病房照料我的天使般的人。
真琴:这么说,背后的文身并不是你自己想要而刻上去的?
优也:嗯。
真琴:突然在一个努力工作的普通职员身上刻文身,真难以置信。
优也:但是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葵的心情。
真琴:咦?
优也:我非常害怕使用无法想象的手段来报复那些流氓的葵,但是更害怕的是自己真的爱上了葵,爱得无法离开他。
真琴:优也。
优也:所以才想逃,但是被抓住了,于是恼火的葵才命人在我背后刻了文身。
真琴:原来如此。原来还发生过这些事。
优也:那个,我还问过你是谁。
真琴:啊,是吗。我叫三原真琴,东堂组四当家宏也的情妇。
优也:咦?
优也-他刚才说自己是情妇?这么漂亮的人,不可能,怎么会?而且是东堂组四当家的。
优也:那个,这是真的吗?像你这样的人是,那个,黑社会的,那个……
真琴:千真万确。
优也:那个,对方明明是黑社会,怎么会爱上他的?
真琴:对我来说东堂无论是黑社会还是普通的职员,我都一定会爱上他。无论生为什么身份,我都会与东堂邂逅,然后相爱,我相信着就是我们的命运。
优也:真琴。
真琴:我刚遇见东堂时也总是排斥他,无论如何也想逃开。但是某一天发现自己爱上了东堂,那一刻连灵魂也成了东堂的俘虏,所以和是不是黑社会根本没有关系。
优也-多么深厚的爱情啊,至今我有没有这么深地爱过别人呢?这么纯粹地,还有认真地。
真琴:优不也爱葵吗?
优也:我……
优也-抱着葵的时候确实感到我是爱葵的,那份心情并不是虚假的。
优也:我想我爱他,但是……
真琴:但是因为他是黑社会所以害怕?害怕爱上黑社会?
优也:是。
真琴:正因为优也是这样的人,葵才会在你身上刻上文身。虽然做法很幼稚,还有些卑鄙,但是要把最最心爱的优栓在手边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优也-“正因为优也是这样的”,真琴的这句话让我牵肠挂肚。到底是什么意思,前思后想仍旧得不到答案。而当时的我做梦也没想到葵会产生子虚乌有的误解。



TRACK 9
鬼头:马上就到新仓组事物所的门口了。
葵:我没打算把你也牵扯进来,对不起,鬼头。
鬼头:事到如今还说这些干什么呢?我决定和葵少爷同生共死。
葵:但是……
葵:优也肯定是被新仓组掳走的,忘了上次的绑架事件了吗!
太刀花:即使如此也不能出动组员,日本黑社会的老大东堂四当家严禁闯入其它组的地盘,即使是对方挑起争端,如果没有证据就不准去复仇。不许违反四当家的命令,这是肩负着组员性命的我的责任。
葵:和老爹和太刀花组毫无关系,我要按照我自己的意志救出优也,仅此而已。
鬼头:葵少爷只要做葵少爷认为正确的事就好。
葵:鬼头。
鬼头:葵少爷,我先冲进去。
葵:不,我打前锋,你在背后掩护,把优也的安全放在首位,好吗?
鬼头:是。
葵:出发!












第十音軌
小西:真琴的地方,像我這樣的人進來真的不要緊嗎?

結城:沒關係,說起來還是稍微冷靜一下,坐在沙發上如何?

小西:這麽豪華的房子,第一次看到,縂有點緊張。那個,怎麽說呢……有沒有給真琴添什麽麻煩吧?

結城:因爲和籐堂説好了,大致上也能理解,只是……

小西:什麽?!

結城:那個人有時候會有些霸道的,不管在哪裏什麽時候都可能抱我,請不要在意啊!

小西:哈啊!

(開門聲)

結城:哈!~籐堂,歡迎回來!回來的好快啊!(結城說這話的時候,快樂的就像只小兔子,呵呵……)

置鮎:嗯!(走近的腳步聲)

小西“這個人,籐堂組四代目,籐堂宏也。好厲害的樣子啊。和高校生的葵的外形完全不同啊……” (這是想法)

置鮎:有沒有什麽事發生?

結城:沒什麽大事。

置鮎:是嗎!(然後就是把真琴抱起來)

結城:!!啊!~不要,籐堂!

置鮎:閉上嘴。

結城:嗯嗯…………(打kiss的聲音|||||還有解褲子的聲音……汗!)

小西:那個……我還是到外面去的好……

置鮎:你就站在這裡!!

小西:誒?但是……

(倒酒的聲音)

置鮎:真琴,酒如何?

結城:籐堂…………啊!~好冷啊!~啊嗯……好舒服啊……

置鮎:讓裏面也嘗嘗味道。

結城:啊!~不要,已經夠了。哈……籐堂!!

小西:不想看到這樣的真琴,爲什麽籐堂要在我的面前作這樣的事……(這是想法)

置鮎:优也,好好看好抱男人的方法!

小西:誒?

置鮎:在哪裏怎麽做能使對方發出快樂的聲音呢……

結城:啊!!~~籐堂~~~

置鮎:真琴,想要怎樣做?

結城:哈……更多的,希望做更多的

置鮎:好好的說,到底希望做什麽。

結城:啊……這個……想要(褲子拉鏈的聲音|||),我的這裡,想要……哈……

置鮎:哼哼~~這樣可以嗎?

結城:不行!要更多的,想要更裏面!!

置鮎:如果想要到更裏面的話,就像以往一樣的,自己自我安慰,能做到吧!

結城:哈啊!……啊……感受到了。(很享受的樣子,我無語了|||||)

小西:啊!雖然看得那麽完全,但是覺得真琴比平時更漂亮了。沒辦法把他們分開。(這是想法)

置鮎:記住!优也,怎麽做才能把對方的身心給征服,好好的記住!!

結城:啊啊!~~哈………………籐,籐堂!(好長的H啊……)

置鮎:呵呵……真好啊……昏過去了……(我暈,這還好啊……我家可憐的結城啊!~5555~~~)




TRACK 11

新谷:哼哼哼哼,怎么样,葵?戴着项圈散步高兴吗?你是条狗,因为是狗所以要四脚

着地,全身赤裸。哈哈哈哈。
葵:优也他,优也他没事吧。
新谷:放心好了,只要你乖乖地听话,不会碰人质一根指头。
葵:是真的吗?
新谷:我也是新谷组地继承人,不会违反仁义说谎话。
新谷-哼哼哼哼,愚蠢的家伙,一心以为自己的情夫被扣为人质,任我摆布。
葵:鬼头怎么样了?
新谷:那家伙由组员在照料,不会杀他,尽管放心。话说回来,我可是从很久以前开始

就盯上你了,我会随心所欲好好疼爱你的。喂,快往前走,嘿,狗,屁股再抬高些。
葵:……
新谷:真不错,葵淫荡的那里看得一清二楚。四脚着地每走一步,那张口就一张一合的

,哈哈哈哈。
葵-可恶!忍无可忍,可是现在发作的话,优也的性命就……
新谷:就是这个样子到我跟前来,舔我的东西。
葵-可恶!鬼头,手机还没响吗!
鬼头:现在太刀花组正全力以赴寻找优也,一查处他所在之处,就立即通过手机和我联

络。
葵:也就是说手机一响,就说明优也没落在新谷组手里?
鬼头:是的。
葵:好。手机一响就全力剿灭新谷组,可是在手机响之前,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忍。
新谷:喂,快点来呀,狗。
葵-现在非忍不可。
新谷:很好,再深些,再放进去点,很好。你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吧,一副非常渴望我的

这个的表情,屁股朝我这儿。
葵-手机还没响吗!
新谷:哼哼哼,开始吧。哦,真好,这个洞的触感太好了,快忍不住了,感觉好,感觉

太好了。感觉好吧?
葵-优也。
鬼头:响了,葵少爷,手机响了!
葵:鬼头!
新谷:切,吵死了,干吗大声叫?
葵:适可而止给我闪开。
新谷:混蛋,明明是条狗为什么站起来?
葵:让我舔脏东西!
新谷:这个混帐!不管你情夫死活了?
葵:亏你说得出口,这个说谎的混蛋!
新谷:既然被揭穿了也没办法。
(按响警铃,手下涌入)
新谷:怎么样,这个人数无可奈何了吧。
葵:可恶!
新谷:乖乖让我抱的话也许还能让你好受些。
(手下被打倒)
新谷: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了?被谁打了?
葵:咦?优也!
优也:没事吗,葵?
葵:真的是优也吗?
优也:你忘了这个吗?
(露出背上的文身)
手下:(惊叹)
优也:这副樱吹雪不是你强行刻上的吗?葵。
葵:优也。
新谷:这家伙,故意炫耀自己的樱吹雪文身。喂,别管这些,干掉他!
(开打,优也势如破竹)
新谷:不会吧,对手只不过一个人而已吗!
葵:厉害,太帅了,优也。
优也:好只剩下你一个了。随心所欲玩弄我最珍贵的葵,好好和你算这笔帐。
新谷:不是我的错,是葵自己误会。
优也:喂,葵,他对你做了什么?
葵:给我戴上狗项圈,叫我四脚着地走路,让我舔脏东西,然后,还侵犯我。
优也:看来你无论如何也想死在我手里。
新谷:不,没有。
(揍得好)
新谷:饶了我吧。
优也:你羞辱侵犯我得葵得罪比任何罪都重,让你充分认识一下你犯了多重得罪!
新谷:(倒下)
葵:优也,好厉害。究竟发生什么了?突然变得那么强。
优也:遇见了某个人,意识到了真正得自己。
葵:优也。
优也:听说葵一个人闯入黑社会事物所时,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那时我意识到自己打

心底爱着葵,其实我很想爱葵,从今往后,我为你而活,舍弃现在为止的我,以崭新的

我和葵一起活下去。
葵:真的,真的变成只属于我的优也吗?和我一起活下去吗?
优也:都刻上了这样的文身,用你的一辈子来对我负责,葵。
葵:太高兴了。
(太刀花组的人赶到)
鬼头:葵少爷,您没事吧?组里的大伙都赶来了。
葵:鬼头,优也来救我了。
鬼头:优也来……?
优也:鬼头先生,不好意思,残局由你来收拾,我和葵先消失了。
鬼头:是,明白了。



TRACK12

葵:喂,优也,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和过去的优也截然不同,说话方式也是,KISS也是


优也:别管它,这些事等会儿再说,现在忍不住想要你,葵。
葵:……优也,这样做的话,我会忍不住的,优也,舔我。
优也:不该说“舔我”吧,想要我舔的话,总该有象样的口气。
葵:请你舔我吧。
优也:应该说“求你了”吧。
葵:求你了。
优也:哼,那么想要我舔?葵的这里,真淫荡啊。
葵:……优也,别欺负我。
优也:没办法,这就舔你,把脚张开。
优也-毫不犹豫,彻底地征服他的肉体和精神,爱会随之加深。那个人是这样教我的,

东堂弘也,感受到他的压迫感的同时,我内心某处发生了变化,总有一天,我要成为像

东堂先生一样的男人。
葵:优也,快。
优也:真没办法。
葵:好好,忍不住了……快要……
优也:说要我,葵。
葵:我要优也,我要。
优也:接着说,再接着说。
葵:别再挑逗我了,求你了,优也。
优也:那就好好说出来,来,我让你更说得出口。
葵:伸到更,更里面,求你,想要优也硬硬的东西。
优也:看,这就是葵渴望的东西,好好品尝。
葵:……优也,优也……

(电话)
樱庭:我是樱庭,一切按计划秘密处理完新仓组了。
弘也:听好,多费点心。
樱庭:我明白。
真琴:优也没事吧?
弘也:那个男人只是没有意识到真正的自己,他很强,总的来说是一个既强又温柔的男

人。
真琴:简直就像东堂一样。





TRACK13

优也-随后,我辞掉公司的工作,没几天工夫就自然而然带着黑西服的手下们走在街上

。我接受了作为葵情夫的立场,毫不畏惧地积极生存着。这一切也许都是托亲身教会我

做黑社会情夫是怎么回事的真琴和东堂的福。一开始对我的转变感到疑惑的葵如今也似

乎完完全全喜欢上了现在的我。

葵:喂,优也,拿酒干什么?喝吗?
优也:不,要派用场。
葵:派用场?好凉!优也,你干什么?
优也:就这样别动,一动不动待着。
葵:但是……
优也:别管那么多,照我说的做。
葵:知道了,但是床单会弄脏的。
优也:少担心床单了,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葵:……那里……不行……前面,渗进去了……优也,不要。
优也:不要?真的?
葵:不要……不要停手,就这样,继续下去。
优也:哼哼,到底要怎么样?
葵:……好好。
优也:为什么张开脚,我可没叫你张开。
葵:但是,那里在抽动,好热,好疼。
优也:再喝点吗?用里面喝。
葵:……优也,不要……里面好热。
优也:哼哼哼哼。
葵:伸进来,优也,里面好热,好疼,不知怎么办好。求你了,伸进来,优也。
优也:自己来,用自己的手打开,想要伸进哪里?
葵:这里。
优也:乖孩子。
葵:……要出来了……好厉害……优也的,好热……快不行了……
优也:说爱我。
葵:……
优也:葵,说爱我,说呀。
葵:爱……爱你……
优也:再说一次。
葵:爱你……我爱优也……真的,爱得不知道该怎么好……我快……优也……
优也-每当他指甲深深嵌入我背后得樱吹雪,我就为自身喝骄傲所狂乱。声音,动作,

肌肤的感触,这点点滴滴,全都可爱极了。被我抱着露出如天使一般美丽表情的少年,

只属于我的天使。我已迷惑全无。东京DEEP NIGHT,跨越无数夜晚的深邃黑暗,我将遵

循我赋予自己的命运活下去。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みくくみくみく
~Starry Sky~
【Starry☆Sky 応援中!】
同好們 click here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Debut 一ノ瀬トキヤ(CV.宮野真守)

BEYOND THE FUTURE - FIX THE TIME ARROWS -BEYOND THE FUTURE - FIX THE TIME ARROWS -BEYOND THE FUTURE - FIX THE TIME ARROWS -

「華ヤカ哉、我ガ一族 キネマモザイク」公式サイト

微炭酸
「微炭酸」admin:七生
中辛珈琲 (ちゅうからこーひー)
「中辛珈琲 」admin:紀世盛

search info
RSS
好友一览

『依舊如是』-_-|||

YeeJin Hou

Kea's Dream

Big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