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厉悲剧讲座LESSON 1-

今天在车上超级无聊的时候,突然间想到了曾经,现在让我很伤感的悲剧某些情节.于是,为了纪念那些曾经拥有过的东西,我决定写下一系列的悲剧讲座.所选择的材料都是曾经感动过我,让我深深感触的事物.有动漫,有DRAMA.

 

今天,我第一个想说的是曾经勇摘04年动漫前几位的名作<废弃公主>(Scrapped Princess).当年其实这个算是一个小小的神话吧,本来预定的是要完成26话的动画却因为制作方公司的倒闭最后只有24话就完结了.但是却意外的獲得好评.据传说,与美国大片<矩阵>小小的撞了车...(没有看过这边电影,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帕西菲卡`卡苏尔,意思有"希望被爱护"的涵义,并且這就是我们的女主角的名字.故事的开始,是当年老套的逃亡.由于帕西菲卡被寓言为灾难的降临者,命运便从公主沦落为被追杀的角色.

 

剧情介绍:

廃棄王女---受诅咒的公主,拥有强大的力量,被称为“毁灭世界的猛毒”,当她16岁生日的来临,在聖託宣(圣格倫缔尔预言)下世界就会毁灭。

背景:悲剧发生在15年前,一个信奉绝对神玛泽鲁神的王国莱因凡的王妃生下一个女婴的那一刻起······被“廃棄王女”的命运束缚着的女婴,一直隐藏在一家武器店里,养父母为她取名为帕稀菲卡······15岁的那年,帕稀菲卡的存在被教会发现,面对着人们的敌视和教会的追杀,在哥哥夏浓和姐姐拉克维尔的保护下,帕稀菲卡开始了逃忙旅程。然而,教会仍旧不惜一切地展开肃清行动,甚至连平民也受到牵连,真相到底是······


 

然而,重点不在这个上面,今天所要讲的只是一个名叫弗雷的青年.简单的名字,简单的背景,简单的身事,简单的生活,甚至连出场与退场都那么的默默无闻.他,在这部作品中出现的时间仅仅只有2集不到的剧情,他存在过,最终却消失了.没有归宿的逝去,连回忆都不能有他的影子.

 

自己有时候在想,她忘却的到底是什么?她的忘却得来了她自己的平淡,却永远的抹煞了他曾经的存在.一个死去的亡魂连被回忆的权利都没有,他,还会成为什么?真的就是那漫天的稀薄空气,混杂着永远也诉不完的衷肠....?他死了,就好像永远都没有活过一样,只是因为他爱着的女人,爱着他的女人把他的一切都统统忘掉了.

 

一切来的都太过简单,太过平静.一个失去记忆的女孩被一个在夕阳照射下显得微微有点驼背的男子从堆里拣了回去.她没有回忆,不知道自己是谁,从什么地方来.而他,带着那长长的条形耳坠,站在她的面前用他那双小小的,亚麻色的,浑浊的眼睛就这样盯着这个孩子.

 

他只是经历的太多,他只是不停的杀人,经历过战斗.这样的人生让他变得和老头子一样,但是......如此老套的邂逅,如此老套的对白,如此老套的一切,却在他淡淡的一句"随你的便吧..."之后变得异常柔情.是小猫么?还是他不想去管的什么宠物.....随你的便吧,你想跟我来就来吧....

 

之后短暂的快乐随之而来.没有那样惊心动魄的逃避与追杀,没有被人咒骂和唾弃的悲伤,只有眼前这个叫做弗雷的男人给自己的一个名字..."帕美拉..."

 

一边不间断的挤压水龙头的他(被公主说是:"偶尔也很温柔的家伙..."),一边及为平静的回答她的话...

"帕美拉是以前初恋情人的名字么?"

"...不,是以前养的一只猫的名字..."

 

再简单不过的场景,再简单不过的故事....却让这个再简单不过的男人绽放出异样的光芒.这种强烈的人格再诉说着他的世界,说着他这样的一个男人所拥有的全部.....这一刻,仿佛他的全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双手曾经沾满血的人,是得不到幸福的...."被自己战场上的同伴说服不成,就被留下这样残忍的留言.是他命运的暗示,还是他如此无神的双眼的解释.即使在最后也奋不顾身的保护她,这决不是身为一个战士的条件反射.

 

“…买给你好了。”
“真的吗?”
“…前几天刚得到点钱…”
当帕希菲卡再店铺里换上新衣服在你面前转圈时,你眼中看到的她,和你想得是什么呢?“……你的工作怎么样了?”
“啊!~~~糟了!要迟到了~~~”
……“这个你拿着,我走了。”
“はい、はい、お姫様……”你这样答着……


如此温柔的一个男人,当看见他映照在镜子中凝视住帕西菲卡身影的眼睛时,心中的某根弦被拨动了.他没有笑,没有赞美,没有变化的反应,只是用他那双隐晦的眼睛看着这个孩子.是因为他知道,他们是得不到幸福的么?第一次,这是第一次他这样的娇惯她.只是因为她看上了那条裙子,他便愿意为她掏钱买下来....即使,或许他们又要几天都只能吃些稀烂的食物了.

 

还记得帕西菲卡第一次和他面对面的坐在被炉里,她为了他沏好了茶.突然从隔壁房间传来夫妻的吵架声.

"这样真好啊..."

"吵架有什么好的?"没有起伏的声音依旧是这样冷淡的问着眼前流露出羡慕眼神的女孩.

"我也好想就这样生活着,偶尔和丈夫吵吵架,却可以这样快乐着的生活."

可是换来的却是弗雷不可思议的沉默.他懂的吧,这样平淡却幸福着的生活,他,也想要.这个时候的两个人就这么对望着,她是喜欢他的,他同样.

 

然而,上天却认为这样的幸福来的太过容易.当他得知她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猛毒"的时候,他决定帮助他们逃跑.虽然帕西菲卡的世界中,她的记忆中除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什么也没有了.不过,姐姐依旧是姐姐,而那个金发的男孩子依旧还是这样的迷恋着他,总是和小丑一样呱噪的说要娶她.弗雷只是笑,是啊,他从来也没有说过他爱她.而她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他就是她的全部.

 

最后的欢笑是最灿烂的时刻.化装成贵妇人的一伙人从地下通道奔逃出去.长长的隧道漫无尽头,漆黑的好像能够把人吞食掉.弗雷拉起了她的手,她呆住了,抬起头看见的是这个从没有表情的男人脸上露出的微笑.多么开心啊!她笑了出来,两个欢快爽朗的笑声充斥着整个空间,仿佛不是在逃命,仅仅只是一对恋人手牵着手走向他们的乐园.

 

后续部队依旧没有停滞,他们追上来了.于是,两个男子同时决定保护他们的公主,除了战斗别无他法.可是,没有.........走的时候,帕西菲卡是那样恋恋不舍的看着弗雷的脸,他们没有说话只是这样静静的凝视着彼此,仿佛说了这世上最长最长的离别宣言."你一定要给我活着回来...."这是他们两个的约定,这样近的距离,他们面对面,却没有留下最后的亲吻.不,或许从来都还没有亲吻过吧.誓言,还是没有实现........

 

他知道,双手染满鲜血的人是得不到幸福的,所以他把她让给了那个呱噪的大男孩.他们敌不过这样多的人马,他们注定会灭亡."你走吧..."回去,帮我保护我的公主,用你最宝贵的心意,替我给她幸福.男孩子走了,他依旧一个人继续战斗着.如此强的男人啊~!但是,一个人终究敌不过千军万马.....疲了,累了,乏了,最后只是给那千万根针,万箭穿心.....

 

"他,还没有死....怎么办?"

"反正也活不常了,就让他去吧."这个曾经来劝导他的战友留下了他最后的气息.

 

"帕美拉...."这个,是他给她的名字.只有他可以呼唤的名字..."我一定会回去的,回到你的身边...."誓约一定要完成,即使现在的自己连动都没有办法移动了.血汇成了河,顺着雨水流动的方向潺潺流去,他望向城外那个孩子所在的地方....死不瞑目......

 

回去的男孩露出悲伤的神情,城外响起的只有女孩凄厉的哭泣声和责骂声."为什么你回来了!.....为什么他没有回来...."她要回去,去他所在的地方...但是她是公主,她的姐姐,所有爱惜她的人都不允许她就这样死去."不,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慢慢的,悲痛的感情演化成不愿忍输的幻象.他没有死,一定,没有死......女孩子坚信,他一定会回来,回到她的身边.但是,没有了.她所爱的男子,此时只剩下破烂不勘的躯壳,倒在渺无人烟的街道一角.或许那个地方,曾经被他们两个人欢笑着走过也不一定......现在却这样的凄凉和空荡.

 

夏浓经过了男人的尸体,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与自己最亲爱的妹妹居然有那样深刻的感情.他上前去替他合上了眼睛."因为,没有人来告诉他,已经够了,可以了.他要去的地方已经去不了了......"他只是这样淡淡的说着,好像在说一个哲理,却深深的划伤我们的心.没有人,告诉他,他要去的地方已经去不了了.....难到你不知道他要去的那个地方就是你妹妹的地方啊...对,你不知道.所以你任由他的尸体就这样曝露在荒凉的土地上说着事不關己的话语.这样的一个男人,身前出生入死般的奔跑在战场之上,过着明天不一定会到来的日子,之后一个人住,天天平平淡淡的生活着.遇到了自己所爱的女孩,却是或许错误的对象.最后死在城里,连尸体都没有人来埋葬........难到他的命运就应该如此的悲伤.不.....上天似乎还觉得不够,对于双手沾染满鲜血的人,是不会有幸福的日子的....所以,要把他的所有都剥削掉.连同他的灵魂和过去.......

 

被囚禁的帕西菲卡依旧相信着男人会回来,会来救她.即使,她最深出的心里知道,他,已经死了.....

监狱里,她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她不知道,那个女人就是她的妈妈,她只是这样的和她诉说,说着这样的一个男人会来救她,而她期待着这个誓言的实现.对面的女人很开心,她说你终于长大拉,也应该有自己的感情了.她祝福着她的女儿,却不知道那个她口中的男人已经死亡.最后的最后,终于见到亲身孩子的母亲瞑目了......

 

夏浓来救自己的妹妹,却在被帕西菲卡看到的时候说不认识他.他没有责怪他只是拔出剑来保护她.

"弗雷...你,终于来救我了!"眼中的男人拔剑的影子和那个男子的重叠在一起,女孩热泪盈眶的哭了出来.不知道是悲伤的泪水还是因为这样的幻象而喜急而泣.夏浓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是他知道他是她的哥哥,他一定要保护他.一个向前,他替她挡住了一剑,帕西菲卡在她的身后倒下地,抬头望去,是一个高大的男子站在自己的眼前.是弗雷...还是夏浓哥...?不知道了.....她哭了,是弗雷...她爱他,却连爱都不曾来得及说出口.他来救她了,她知道,他没有死,他一定没有死.......这样强烈的痛楚袭来,让她失去了知觉.

 

"夏浓..哥?"

醒来,一切都回归原位.

哥哥姐姐和那个呱噪大男孩的生活,再也,没有名叫弗雷的那个挂着条形耳坠的男子,佝偻着背,露出沧桑的表情,似笑非笑的望着她.那双亚麻色的细小眼睛永远的消失在她的生命之中.

 

就这样忘却了.

之后的维尼亚说过,"她其实是喜欢他的吧...."

她忘记了他,但是他们不会忘记.呱噪的大男孩有问过他们,"你们,会记得他吧..."会的,他们都会..

那个男孩又说过,因为有些东西太过重要要了,所以她宁可选择忘记.如果不去忘记,那样的事,会要了她的命.

当某天洗衣服的时候,从帕西菲卡的旧衣服中突然掉出一张澡堂的入号挂牌.这个是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一起去公共浴室洗澡的时候帕美拉忘记换掉的东西.她看着这个东西很茫然,却情不自禁的让眼泪噼里啪啦的就这么如洪水绝堤般的落下."谁来告诉我这个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会哭..为什么..."痛苦着的女孩,扑倒在地上,泪水好像永远也流不干一样的拼命淌着,就仿佛到了明天再也不会哭出来似的.

 

她忘记了,那个为她死在街道上,死不瞑目着的男子.那个耳坠会发出清脆撞击声的男人,那个为了她花去所有工钱买一条裙子的男人,那个给她取了名字叫做帕美拉的男人,那个.....她一直一直深深爱着的男人.连同希望过着平凡日子,夫妻会吵架的日子的回忆....即使这样,她还是哭了.有些深埋心底的东西永远也忘不掉.

 

他死了,连同被所爱的人的回忆都一并剥夺了.

弗雷,你快乐么?

他会活在所有人的心中.......这样一个偶尔温柔着的男子

条形的耳坠互相撞击,发出沁人肺腑的旋律....那是他来自地狱的美妙歌声,让人永世不忘.


PS-弗雷的CV是小西克幸SA~所以是一个很迷人的角色.因为小西SA是被皆川纯子说为:"小西さん本身的声音就是帅哥的声音.."的人~~~(人形自语....说的是我妻草灯吧~<LOVELESS>里面的)

 

PS2-条形的耳坠可以算是弗雷的象征物之一了.喜欢那个耳坠....记得那个时候还是高中1年级还是2年级的,为此大力逛街找这样的耳坠...可惜没有找到.不过有买到一个类似品,但是后来不见了~~LOL~太喜欢条形的耳坠了....怨念...为了我们死去的弗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みくくみくみく
~Starry Sky~
【Starry☆Sky 応援中!】
同好們 click here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Debut 一ノ瀬トキヤ(CV.宮野真守)

BEYOND THE FUTURE - FIX THE TIME ARROWS -BEYOND THE FUTURE - FIX THE TIME ARROWS -BEYOND THE FUTURE - FIX THE TIME ARROWS -

「華ヤカ哉、我ガ一族 キネマモザイク」公式サイト

微炭酸
「微炭酸」admin:七生
中辛珈琲 (ちゅうからこーひー)
「中辛珈琲 」admin:紀世盛

search info
RSS
好友一览

『依舊如是』-_-|||

YeeJin Hou

Kea's Dream

Big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