綵雲國物语小说版 第六卷-银沙飞逝 序章 放送 By 雪乃纱衣

不间断上传綵雲國小说版中文翻译~~~^O^~中间偶尔会有错别字出现说...|||不过不是太多而且能够发觉~

将要上传的暂时为正传1~10 特典1~3 外传1~3

不知道什么时候11卷才出来....唉~等待中吧!

因为动画第一部3个季度的完成就是在第五卷-黑月之宴结尾,所以现在便从第六卷开始上传,之后再慢慢补上前面的1~5(个人觉得看小说比动画好~笑~虽然动画快而且不累,但是很多东西比如内心感觉什么的是表现不出来滴~小说很有回味感哦,人物形象更加生动而且可以抓牢.)

 

***************************************************************************

序章

 

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一直是在到处跳来跳去的鬼魅。
在黑暗里烛光左右摇曳。
看到像蛇的舌头一样慢慢的靠近,幼小的孩子察觉了命运。
因为突然来到的官员将什么东西都带走了快疯掉了。
因为家里的粟和黍一粒都不剩的消失了,狂喊愤怒的父亲。
每当连征税都嫌说的猪和狗一头一头死掉时,就板起脸的母亲。因为肚子饿而生气,在角落遍大弟妹的哥哥的怒气在这个时候显著增加。
没有像样的对话。若张开嘴就诅咒的日子一进过去了。
日益变得象鬼一样的哥哥,如果东张西望不能冷静的只有眼珠在转的哥哥在的话,看到任何东西都绝的麻烦,呆呆得在贫瘠的田里座着的嫂嫂就会在。
在这样的时候,谁都回响发狂了一样一会笑一会哭。一会生气的。
谁都没有注意的中间,最小的弟弟一直被拖来拖去变成了理所当然。
所以说当他看到蛇舌在深夜中靠近事。便明白了。
晚上从看见双亲贪婪的那天开始就应该消失的蜡烛。
恐怕这是用最后的理性 留下来的珍藏的蜡烛作为等使用的意味。
火焰靠近之前,在房间里父亲和哥哥谈话的意味
* * * * * * * * * * * * * * * *
   “嗯,确实只是杀了的话没有事么意义。有比起鸡更能果腹的东西。”
   “是这样吧,一点一点吃还可以吃五天。”
* * * * * * * * * * * * * * * *
   在蛇舌摇摆的旁边,想起了咯嗒咯嗒的声音。
   孩子们知道是为什么要拿起柴刀。
   “是鬼,过来”
   披着家人的皮 鬼杀了自己。(这句好像有问题)
   邻居有在没有果实的田野的工作累着了,深深地睡着了的兄妹。
   ——没有办法叫他起来,是在黎明以前仅有的休息。
   嗒嗒嗒 因为慢慢走过来的死亡的脚步声全身都打起了哆嗦。同时在脑袋了的某处想起了声音。
   如果我死了,就能救了大家。
   比如,即使一时在这个场所忍受一下。
   然后,自己也还可以从被打,被骂,吃泥的日子里逃脱出来。
   张开眼睛的孩子看到的是柴刀和在黑暗里像幽灵一样呆呆的父亲的样子。
   空洞的混浊的眼睛里完全没有对幼小的儿子怜悯之情。
   好像是理所当然地在脑子里只有自己生存的意念。看见满脸疯狂之气时,孩子们突然之间觉得阿 只是没有办法的事。
   但是,为什么要避开倾斜着向下的柴刀。
   好无意识的。像烧热的铁一样的炙热的冲击在腹部裂开瞬间,为什么自己会溅到血的泡沫。
   孩子一边到下一边呆呆得看着旁边。是因为自己避开的原因吧,滑了的柴刀,姐姐的--
   切断了深夜,游说的悲鸣。
* * * * * * * * * * * * * * * *
  
到底经历了什么?——孩子满满的压着喷血的腹部,抬头看。
   静静的回归安静的家中又让人呕吐的血臭味。尸体堆成了山。
   知道是错乱的家人们互相砍杀是不久之后。
   但是它无意识的向外爬行。
   (——想活下去)
   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一直是在到处跳来跳去的鬼魅。
   但是错了。
  (想活下去)
   虽然想自杀不是披着父亲的鬼,是地地道道的父亲。 
   是家人。
   流泪了。没有生气没有悲伤。无缘无故没有尽头的浮现起了。
   腹部的疼痛一点也感觉不到。但是只感觉到泪水的炙热。向外爬行。
   在深夜中,嘲笑似的月亮。黑暗。吼吼的叫猫头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这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的答案他想在知道了。
   虽然这样孩子拼命的伸出手。
   虽然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丑陋的生物。
   (我--想活下去)
   这纯粹是对于生的渴望。
   “为什么---”
   这个声音最后进入耳朵,他设么都放手了。
* * * * * * * * * * * * * * * *
   “名字?”
   一边坠入黑色的深渊,孩子呆呆的回答了问题
   (——月——)
序章
   到黑州州都远游的一个男人让已让人怀疑的步伐做走路。
   自由伸张的胡须和头发,像只是随便插根木头乱哄哄的,和沙子混在一起有些白。
带着的东西只有背上晃来晃去的重重的布袋,和代替拐杖的木棒。穿着的是缝缝补补的肮脏的衣服和蓑衣,好像要磨穿的鞋子都诉说指这个男人经历了长时间的旅行。
   在这之中只有男人充满知性的优雅的眼光与众不同。
   一见之下很难判断岁数。好好地看既不是老人,指一个45岁左右的男子。
   男子在黑州州都繁华喧闹的大街的叫角落一边走,脚步直朝着目的地走去没有一点疑惑。
   从早到晚一味的走路,到了晚上看上去能够遮风避雨的房屋下睡,然后又一味的走。然后他终于停止了。
   黑州州府远游城的大门前。
   门卫看着像乞丐一样的男子也没有嫌弃,知道在州城有事一样郑重的排着队带路。累了吧。
像是这样寒暄着的他的样子,把排列的札递给卫兵后,在那里休息一下好吗?士兵这样问。
   男子笑着拒绝了,将身体托付给比起其他州更早的迎接冬天的寒冷的整整齐齐的排列着的向前流动
天空下。
   他好像是将映入眼帘的所有东西装入心里一样,眼睛到处看。
   看着一家人高兴的样子放松了脸,听到小鸟拍动羽毛的声音感到宁静。冬天的天空到处又高又透明,好像能听到铃铛的声音一样,宁静。他向上仰头,深深地吸入空气。好像是想感谢还活着一样看向天空的眼睛充满宁静之色。
   大门的地方,人潮吞吞吐吐。
   他也成为其中的一个人穿过大门,再次出来的是后背上的带子轻轻的垂下来。男子返回远游城,好像时表示感谢的样子,深深的地下了头。
   他又从原路走回去了。这次稍微的减缓了步调,
   人们看到了他的样子,水,食物,鞋子,度过寒冷的披肩甚至给了他过夜的地方。
   和他急着行走不同,慎重的低下头,感谢他们。
   在他的脸上,微笑没有停过。
   给与好像是担心他有没有去的地方州城城郭优雅的微笑,他在一个微暗的也离开州都远游。
   到处串雏鸟拍打翅膀的声音。
   听见沙沙的霜的声音。
   即使是好像枯萎的冬天等待着春天的生命在呼吸。
   他一边走看见一棵大树靠近的时候坐下来。
   冻人的冬天的风好像是生的证明。
   到哪里世界都对他很好。
   “——影月”
  影月明白了什么东西从心中脱落了。
   然后好像有什么。
   从仅仅的双眼中眼泪流了来
   莲从脸上落下来的眼泪都没有擦影月只是无声的哭泣。
   “阿——堂主大人”
   好像要抓住就好像要消失的心一样紧紧抓住左胸。 
   “堂——主大人”
   影月一次又一次的反复呼唤着这个名字。
   嘶哑的私语就好像掉到地面就被吸走消失般小声地。
   好像想要吐出血一样的痛彻心肺的哭泣,连空气都染上了悲伤的颜色。
   虽然这样,天还是亮了。
   从指尖中望出去遥远的东方云彩微微发白。
   眼泪停不下来。被毫无止境的流出来的眼泪模糊了的视线,遮住了阳光。
   “——晚安,堂主大人——”
   忍不住,影月歪着头无声的大叫。
   “————!”
   当得一下,重重地将背靠在墙上,滑坐在地上。
   “——晚安,堂主大人——”
   影月给与世界上最爱的人送出最后的话语。
   “无论如何,都请安息吧!”
   然后影月听见了沙漏的声音。
   停滞的时间好不容情的开始下落。只无情的时间的声音。
* * * * * * * * * * * * * * * *
   咚咚听到手敲着椅子扶手的声音。
   “茶春姬和普通的人类结婚了——”
   声音停止了。一半是焦躁一半是放弃的叹息。
   “真是的,英姬一家持续的叛乱。放着不管反而适得其反。想继续瞒着我们女儿有超能力啊!隔了许久才有有作用地女孩。但不是处女的话就没有意义的。”
   是年轻的声音。带着像深深的水底一样深沉的声音很难判断年龄。
   ‘也不错,有二个收获”   随意编起的头发有一根头发留了出来,是银白色里融合着金色的如同月光般的银发。
漆黑的双目比深夜还要黑,长而纤细的睫毛也是白银色的。苍白的手使手里的大红色的蔷薇更加显得鲜红如雪。
好像是夜一样的男子浅浅的笑着。
“ 到了新年,去一次久违的贵阳吧”
   白色的之间不自觉地将一支蔷薇插了起来。
这个时候可以看到有口的颜色是和黎明的天空般的淡蓝色。
别明示缥色。
* * * * * * * * * * * * * * * *
深夜,在禁苑的深处静静的一个人站着,在寂静的阁楼上一边了望城下,宋太傅一边一个人喝着酒。
酒壶旁边有二个空杯,静静的躺在哪里。
突然其中一个杯子正满了酒。
宋太傅不看坐在旁边好友,一边喝着酒杯的酒。
“终于回来了,——结束了吗?”
“——结束了”
就用之句话宋太傅知道了旧友这次是真的永远得睡了。
是吗,老将军嘟哝着。
问也没问。顽固的贯彻自己理想的男人。一直到最后,茶鸳洵没有改变,就好像是下赐的菊花一样,高贵高洁高尚。
一下子宋太傅往旁边看。
“为什么一脸疲惫?”
“——被英姬任意驱使了。能过这样驱使我的只有那个女人了”
既然来了就起点作用吧,被踢了屁股,支撑着即将到下的官员。
听到这个宋太傅抱着肚子大笑。
“英姬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完全没有!”
“——女人真是厉害啊”
宋太傅知道英姬是怎样爱着茶鸳洵,怎样被爱。献出所有心的男子的死藏在心中,昂然的继续走下去的这种坚强。
映射在酒杯里的月亮轻轻摇动。
“是吗——终于结束了”
到最后都没办法舍弃只是累赘的一族的男子。虽然可以舍弃,但还是背负着莫须有的罪名成为当家,作为正在沉默的一族最后的一条血脉继续存在。深爱的儿子媳妇也被卷入。
然后随着季节的交替,世代变幻,慢慢上了年纪。为了受到威胁的年轻国王的亲政和安定,茶家当家茶鸳洵——谋反。
这给了政府强行发动对茶家所有人的处刑充分的理由。
茶家解体,所有的脓都露出来,从最根本的地方再一次重生。
为了新的时代和茶家的重生,即使作为历史罪人也在所不惜。
“一直是自己一个人横冲直撞,——真是的,都不跟我们说,这是个笨蛋。”
到哪里都是国家和人民的硬骨头的笨蛋辈出的家族。
一定会有继承他的心的人。
看着她的所作所为,继承他的人一定会有。
“——仲障的小孙子啊。是鸳洵最喜欢的男孩。新年会不会来朝贺呢?”
“被英姬踢回来了。说是葬礼中什么的。在朝贺中拜年被朝廷承认。”
“和鸳洵像吗?”
“还远远不及——很像。就是太和气了”
宋太傅笑了出来,毫无缝隙的开始说着。然后拔出腰里的剑。
“——这样一来终于可以为鸳洵送葬了。”
咚的一生踏出脚步。完全没有醉,手画了几个圈。完全没有迷惑脚踏着复杂的变化挥动重重的剑。 `
和普通的老将不同的优美的优美。——这是送葬的剑舞。
垂着头的霄太师静静的看着宋太傅舞剑,苦笑着。
“霄——虽然和你里的不远但会比你先死。”
“不要说不吉利的话。”
“有什么悲伤的。我和鸳洵都活了很久很久很久。我们即使不活着时间也不会消失的。”
霄太师扭向一边,这个表情比千言万语都还要闲着寂寞。
大约是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吧。这个男人有这样的表情可能是想都想不到的。
这个男人知道了寂寞这种感情。
“累了就睡吧。活腻了你到我和鸳洵的地方来吧。约定好了”
像影子一样毫无生息的舞剑。突然间看到刺向喉头的剑端,霄太师小声地说“约定好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みくくみくみく
~Starry Sky~
【Starry☆Sky 応援中!】
同好們 click here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Debut 一ノ瀬トキヤ(CV.宮野真守)

BEYOND THE FUTURE - FIX THE TIME ARROWS -BEYOND THE FUTURE - FIX THE TIME ARROWS -BEYOND THE FUTURE - FIX THE TIME ARROWS -

「華ヤカ哉、我ガ一族 キネマモザイク」公式サイト

微炭酸
「微炭酸」admin:七生
中辛珈琲 (ちゅうからこーひー)
「中辛珈琲 」admin:紀世盛

search info
RSS
好友一览

『依舊如是』-_-|||

YeeJin Hou

Kea's Dream

Big K!